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顺隆中文 >> 龙图案卷集 >> 【病与药】

开封城城门外,四个方位内力翻涌。

展昭、白玉堂、赵普、霖夜火,四人以压倒性的优势,将那四大高手制服。

跟赵普对战的金头陀一身怪力,但是被赵普的□□拍得都快扁了,最后趴倒在地再爬不起来了。

跟霖夜火对战的红头陀全身的暗器,无奈霖夜火那带点禅意的内劲根本就是刀枪不入,最后红头陀自食其果,被自己的暗器所伤,中毒倒地。

白头陀愚蠢地选择了跟白玉堂拼内力,结果白玉堂纯正的寒冰内力将他整个冻成了冰棍,练胡子都冻住了。

而言语冒犯了魔宫众老的黑头陀被展昭用拳脚痛揍了一顿,皇城军将他五花大绑的时候,都寻思——着胖子是谁呢?肿得好厉害!

于是乎。

左头派被一网打尽。

皇城军和衙役们将左头派一众人全部押入天牢,大战之后的开封,回归了平静。

展昭等人收了兵刃,走在开封宁静的大街上,虽然该做的都已经做了,但是这个案子还并没有了结,左头派最狡猾的幕后主使、那个传说中,殷兰瓷和陆雪儿都没有抓住的魇尾,到现在为止还没有露面。

找吴一祸麻烦的林淼也没有露面,之后的一切,都需要通过病书生来引出。

短暂的结束反而会让人有一种莫名的焦躁和疲惫的感觉,大概最累的并非是身体的疲乏,而是一种思想上的负担。最煎熬的,莫过于担心真正关心的人,以及等待某件事情的发生。

不过……起码今夜看来是结束了。

众人回到开封府之后,包大人一一道了“辛苦”,就命众人赶紧去休息。

展昭和白玉堂回了喵喵楼。

公孙抱着已经熟睡的小四子,和赵普一起回屋。

霖夜火打着哈欠直奔自己的房间补眠,邹良跟在他身旁,拍拍摇着尾巴迎接他们的大狼狗的脑袋。

天尊、殷候和无沙大师都带着满足的笑意去休息了。

忙碌了一晚的衙役和皇城军们也歇下了。

就连被抓住的那些阶下囚,也都放弃了抵抗,开始考虑自己曾经做过的恶,以及即将面临的惩罚。

夜,进入了最安静的时刻。

就在众人都入睡的时候……开封府内,某座小院内的一扇房门无声无息地打开了。

从那扇门里,吴一祸走了出来。

病书生消瘦的身形在这清冷的夜晚,显得有些单薄。他手里拿着一件灰色的斗篷,离开了开封府,走到漆黑的南天街上。

病书生将斗篷披在了身上,拉高斗篷的帽子戴上,走入开封的夜色,走向天街尽头的黑暗。

直到吴一祸的背影没入了夜色之中,开封府里,又走出来了一个人。

右将军走出了大门,站在天街上,看着远处。

本来,龙乔广应该睡了,不过他想到明天一早吴一祸还要吃药,以前药材都是红九娘整理好的,但是九娘明早不知道能不能回来。于是,右将军跑去厨房看了一眼,将明早要用的药材整理好,跑回了自己的院子,却发现吴一祸房间里,没有气息。

他站在门口,想了想,就跑出了开封府的大门,于是看到了那个渐渐远去的背影。

广爷抬头看了看中天的那一轮明月,转身,追着那个背影跑过去了。

一下子又恢复了安静的开封府内。

殷候翻了个身。

天尊问,“你不好奇么?”

殷候闭着眼睛说,“不好奇。”

天尊叹了口气,也翻了个身,“你猜他去干嘛?”

殷候无奈,“少废话,睡觉。”

天尊搂着枕头躺着,看着窗外的夜空。

……

龙乔广远远地跟着吴一祸,始终保持着很长很长的一段距离。

从背影看,吴一祸似乎是在逛街,不紧不慢地,在开封的大街上走着,偶尔停下脚步,看着某一座建筑,随后又继续走。

他就这么一直走,走到北城门的门口。

城门开着,北城是通往码头的,这会儿虽然是凌晨,但是有不少送货的商贾已经开始进城出城了。买卖人穿着御寒的冬衣,推着大车小车,为生计起早贪黑奔波着。

吴一祸出了城,没有惊动任何的守卫,走上官道,继续往前走。

龙乔广接着跟,他开始疑惑——他师父要去哪儿呢?这条路很长很长,再往前,两边只有农田和山了……

最终,吴一祸走到了一座小山坡前,停下脚步,抬头看了看山坡上的一座小庙。

这座小庙无名,不过庙里还是有人的,供奉的是观音,附近村里的老人会来这里拜神,路人若是要求助,也可以到山上敲庙门。

吴一祸仰着脸,看了那座小庙一会儿,就走上了小山坡。

龙乔广微微皱眉,歪过头——上山干嘛呢?

病书生走上了那座小山,没有去敲庙门,而是绕过那座小庙,走向后山。

龙乔广则是上了小庙内一座小塔的塔顶,就见吴一祸走到了小庙后山的山坡边,找了一块石头坐下,放眼远眺。

此时,龙乔广也站在塔顶远眺……山坡下,是大片大片的良田,还有鱼塘。

右将军常在漠北,登高远眺这种事情也没少做,不过看到的大多是大漠孤烟,茫茫塞北。他虽然吊儿郎当,可毕竟身居高位,什么楼他都上去过,高楼之下,最多见的也是繁华城市。可是,像这样月光下的农田与鱼塘,还真是头一回见。

富足、平静、这远景,似乎比繁华夜市,更让人深切体会到,没有战事的日子,是多么的美好。

龙乔广转眼,看吴一祸。

病书生坐在山边的一块石头上,就这么默默地看着。

这时……

传来“嘎吱”一声,一扇庙门被打开。

一个小和尚拿着个桶,哆哆嗦嗦跑了出来,大概是到后山的水井边打水准备庙里的早饭。

小和尚抬头,猛地看到山边的吴一祸,吓了一跳。

“施主。”小和尚拿着木桶,探头看吴一祸,“你是赶路么?要不要进庙休息?”

吴一祸回过头。

小和尚起先还有些害怕,但是等看清楚斗篷下吴一祸的脸,倒是稍微放松了些,看着只是个书生,并不是什么穷凶极恶的匪徒。

可随即,那小和尚又似乎担心,放下木桶,跑过来问,“哎呀,施主你不是想不开吧?”

吴一祸微微地笑了笑,转回头看远处,问,“明慧呢?”

小和尚眨了眨眼,“方丈三年前已经圆寂了哦,你认识我们方丈么?”

吴一祸出神,良久,道,“圆寂了啊……”

小和尚好奇看吴一祸,“施主,是我们方丈的朋友么?”

吴一祸道,“很多年前,我站在这里,也有个小和尚,提着木桶跟我说,‘不要想不开’。”

小和尚问,“谁呀?我认识么?静心还静明?庙里就我们三个小和尚。”

“你庙里,有没有一个住了很久的住客,经常来这里坐着?”吴一祸问。

“呃。”小和尚点点头,“有哦!林老爷子。”

吴一祸笑了,“他什么样子?满脸褶子了么?”

小和尚点点头,“那是啊,毕竟一把年纪了么。”

吴一祸道,“你帮我带一句话给他。”

小和尚点头,“行呀,施主想跟林老爷子说什么,明早他吃早饭的时候我跟他讲。”

吴一祸站了起来。

小和尚仰起脸。

吴一祸伸手,轻轻拍了拍小和尚光溜溜的脑袋,道,“你告诉他,我来过了。”

小和尚看着说完话,转身缓缓往回走的吴一祸,有些不解,“那个,你怎么称呼?”

吴一祸轻轻挥了挥袍袖,道,“他知道的,他在这里等了我好多年了。”

小和尚傻呵呵地看着吴一祸走远,绕过庙宇,再看不见,才伸手搔了搔头——这个林老爷子,据说是一直一直住在庙里,以前,慧明方丈讲过,说这个老头住了几十年了,一直一直在等一个人,那个人却一次都没有来过。

……

吴一祸下了山,顺着刚才来的路返回。

龙乔广依旧和来的时候一样,跟在他身后,边走,龙乔广边回头看小山上的庙宇……此时,庙门上方,似乎是站着个人……树影婆娑遮挡住了视线,看不真切。

等吴一祸再回到开封城的时候,天光已经蒙蒙亮了。

南天街上,展昭最喜欢的那家鱼皮饺的店铺早早开了门,老板正摆桌子,屋里,已经能闻到鱼香味。

吴一祸走到早餐铺前边,站住了。

那老板抬头看到他,就问,“这位公子,这么早赶路啊?吃碗饺子吧?”

吴一祸点了点头,坐下,说,“要两碗。”

老板笑呵呵去给他盛,边寻思,这书生看着瘦巴巴倒是挺能吃啊,一个人吃两碗。

吴一祸坐下之后,伸手轻轻拍了拍旁边的椅子,问,“带银子了么?”

老板捧着两碗饺子纳闷——桌边也没人,这书生跟谁讲话?

正想着,就见一个人从屋顶上落了下来,搔搔头,走到桌边坐下,伸手掏出银子,放到桌上,替吴一祸给早饭钱。

老板眨了眨眼,惊讶——哎呀,这个小胡子,不是那位赵家军的右将军么?不是眼花吧?

老板将热腾腾的两碗饺子放到二人面前。

吴一祸拿着勺子吃饺子。

龙乔广捧着碗也在一旁吃,边问,“那个庙里住的老头,就是林淼啊?”

吴一祸点了点头。

“你怎么知道他在庙里?”龙乔广好奇,“这么传个话不要紧啊?打草惊蛇跑了怎么办?”

吴一祸淡淡地笑了笑,伸手拿了醋碟来往碗里舀醋,边说,“我跟林大是在刚才那座庙的后山认识的。”

“哦……”龙乔广点点头,等着他师父继续说。

“林大也算因我而死,小三水应该是在那里等,觉得我哪天会想起林大,去那里看看。”吴一祸淡淡道。

“那……你去过没有?”龙乔广问,“这么些年,他一直在等啊?”

吴一祸摇了摇头,“没去过。”

龙乔广纳闷,“为什么不去看看?”

“因为我一次都没想起过林大。”吴一祸说得坦然,“所以没去过。”

龙乔广不解地看吴一祸,“那个人因你而死,你没想过他么?”

吴一祸点头,“这大概就是小三水一天比一天恨我的原因吧。”

龙乔广傻呵呵点头,“这样啊……你真的没想过?”

吴一祸笑了笑,道,“真的没想过。”

龙乔广搔搔头,问,“为什么不想呢?”

“你经常会想起以前的事情么?”吴一祸反问。

“嗯。”右将军点头,“不少呢,经常想起。”

“比如?”吴一祸似乎挺感兴趣。

“嗯……”龙乔广本身就是话唠,抱着胳膊就开始说,“比如小时候跟几个兄弟一起去打猎啦、闯了祸□□爹揍屁股啦、有几场特别激烈的战役啦、战场上死掉的兄弟啦、遇到过的奇怪的人啦、诸如此类吧。”

吴一祸边吃边听,也不插话。

“那师父你这些年有空的时候都想什么的啊?”龙乔广好奇问。

吴一祸将最后一个饺子撩起来,看着晶莹剔透的饺子皮,道,“看来,你还没碰到最重要的那个人啊。”

龙乔广眨了眨眼。

吴一祸将最后一个饺子吃掉,放下勺子,道,“你知道人生最幸福的状态是什么样子么?”

龙乔广,仰着脸想。

“是无论想起过去还是未来,你都只会想起一个人。”吴一祸道。

龙乔广瞧瞧他,“那……最不幸呢……”

吴一祸站了起来,“想起过去,只能想起一个人,想起未来,没有那个人。”

说完,病书生轻轻拍了拍徒弟的肩膀,“吃完了再走,别浪费。”

龙乔广看着吴一祸走回开封府的背影,抬手,“呼噜呼噜”将整碗饺子倒嘴里了,塞了满嘴跑去追上吴一祸,边捶胸口往下咽,边没大没小道,“唉我说,咱再找一个不成么?别死心眼啊,我看师娘就不错。”

吴一祸被他逗乐了,道,“你再没大没小乱叫,小心她放火烧你。”

龙乔广双手背在脑后,乐呵呵道,“师父啊我说,你们这些人活得太较真了啊!”

吴一祸微微地愣了愣,看他,“较真?”

“那可不,人要粗生粗养才好啊。”龙乔广道,“我一直觉得啊,你们都是病人。”

吴一祸看他,“病人?”

“对啊!”右将军点头,“我虽然活的没你们久,不过常年打仗,别的见得不多,就生离死别见最多。”

吴一祸走神,听着龙乔广说。

“有病要有药才能医的,这点道理连小四子都懂的。”龙乔广看了看吴一祸,“你们这些老神仙,得了重病都不肯吃药,那病当然一天比一天重啦,还指望它自己能好啊?再找一个人,那个人才是你的药,怎么会没未来呢?未来未来,就是还没来呗,这会儿不来不代表以后也不来,对吧?跟我似的,脸皮厚一点活着就好了,天尊那样的,白玉堂就是他的药。你觉得你为嘛能好好地活到现在呢?殷候展昭不也是你的药么?师娘没准还是那副活命药呢,多吃药才能好得快。关键是你自己想不想治好你的病,你说是吧?”

吴一祸和龙乔广走到开封府大门口,问自家徒弟,“于是……你的意思是,我们病没好,是因为没吃药,要治好病,药就不能停?”

广爷点头,“那可不!多吃!”

于是……

早起的开封府丫鬟们打着哈欠,就听到外头传来了吴一祸的笑声。

小四子扒着窗户伸了个懒腰,好奇地看着从窗前走过的吴一祸,就见病书生似乎是听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笑得都停不住了。

展昭也纳闷,在被窝里翻了个身,搂住趴在他床边的小五蹭了蹭,心说,小祸叔还能笑成这样呢?

……

此时,红樱寨里。

忙了大半宿刚刚躺下的殷兰瓷就听到外头突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似乎是红九娘在喊,“小瓷!魇尾出现啦!”

话音一落,红樱寨众人就听到“轰”一声,殷兰瓷睡房的大门被踹开,殷寨主披着衣服冲出来,“在哪儿呢?!”

“开封府!”红九娘站在屋顶跟她说,“小蓝已经去叫雪儿了!”

殷兰瓷穿上鞋就往开封城的方向跑,刚跑出红樱寨又中了回来,跑去厨房拿了一笼屉刚刚做好的年糕,然后又跑了。

红九娘欢欢喜喜跟上。

睡房里,展天行拿着她媳妇儿的披肩冲出来,可殷兰瓷早就跑没影了,无奈摇头。

另一头,踹飞了大门冲出睡房的还有陆雪儿。

她刚才正睡着呢,就听外头蓝狐狸喊了一嗓子,“雪儿!魇尾那厮在开封!”

陆雪儿从床上“噌”一声就窜出来了,“这次一定要扒了他的皮!”

等白夏拿着他媳妇儿的披风追出大门,哪儿还有陆雪儿的影子。

白夏摸着下巴,认真考虑要不要去找展天行喝一杯,媳妇儿找儿子去了估计一时半会儿回不来。

……

开封府的清晨,展昭和白玉堂起床洗漱,刚走到院子里伸了个懒腰,就感觉一个激灵。

展昭“嘶”了一声,左右看,边问白玉堂,“你有没有感到一阵寒意?”

白玉堂皱着眉头拿冷水帕子擦脸,回答,“要下雪了。”

展昭愣了愣,仰起脸……就看到天空中开始有雪花飘下来。

展昭仰着脸看天上的雪花,问白玉堂,“你弄哒?”

白玉堂摇了摇头,道,“本来就到了下雪的时候了。”

等天光大亮的时候,开封城已经积起了不少雪。

小四子和小良子穿着棉袄满院子跑,身后跟着同样撒欢的小五和幺幺。

幺幺的大尾巴在院子里扫起雪花无数,天尊跟两个小孩儿打雪仗,此时的雪也是越下越大。

皇宫里,赵祯跟香香、庞妃在院子里打雪仗,南宫纪带着一群侍卫在一旁铲雪,准备给香香堆个大雪人。

开封府里。

一大早,林霄抱着把伞跑了进来,一看到正堆雪人的天尊,就上去送伞。

天尊打开伞一看,就见白绢作的伞面,上边画着山景图,打开伞在雪地里走了两步,再看……积了雪的山景,变成了雪景,精巧非凡。

林霄这礼物送得投其所好,天尊脸上笑眯眯。

五爷微微挑了挑眉——嗯,林霄有前途,马屁拍得准!

这时,吴一祸的房门也开了。

展昭就见病书生披了厚厚一件白色的雪貂披风走了出来,辰星儿和月牙儿瞅准了塞过去暖手炉还有热姜茶。

吴一祸哭笑不得,真拿他当病包了不成。

喝着姜茶接了手炉,吴一祸对林霄招招手,“你有空没有?”

林霄点头。

吴一祸从房里拿出了两幅画来,貌似是他昨晚上刚刚画好的,放在桌上,对林霄道,“照着样子,给我画两幅。”

林霄瞧了一眼,就是普通的雪景图,倒是也不难,就开始动笔画。

展昭凑上来看,白玉堂也端详了一下,就问,“是三幅画里的另外两幅么?”

吴一祸点了点头。

“那……你知道藏金子的地方在哪儿了?”赵普等人都好奇。

“看了一幅就知道了。”吴一祸架着腿,慢悠悠喝茶

“藏在哪儿啦?”霖夜火搬着凳子坐在吴一祸旁边,好奇问,“有多少钱啊?”

吴一祸微微地笑了笑,“你们不会真的想去找吧,根本不在开封,而是在很远的地方。”

众人彼此对视了一眼。

展昭问,“那怎么办?怎么引出魇尾来?”

“他不就是要钱么,我们这里有的是钱,不是么。”吴一祸微微一笑。

众人仰起脸想了想,最后集体转脸看白玉堂。

五爷端着个茶杯眨了眨眼,问,“要怎么做?”

吴一祸想了想,随后淡淡一笑,“难得玩一次,来点有趣的吧。”

众人都睁大了眼睛看着病书生的笑脸。

展昭惊讶地看了看身后的殷候。

殷候则是和天尊对视了一眼,那脸上的惊讶,可不输给展昭。

霖夜火拽拽身旁的邹良小声说,“哎呀,他之前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所以闷闷的啊?这会儿是不是痊愈了?看着性格还蛮活泼么。”

邹良也觉得奇怪,吴一祸似乎和之前不太一样了。

白玉堂看了看展昭。

展昭一脸狐疑——这样开心的吴一祸别说邹良霖夜火没见过,他长这么大都没见过。

而殷候和天尊则更加纳闷了——眼前这个,不是很久以前那个喜欢整人的幽莲么?哪儿还是那个阴郁的病书生?出什么事了?

二位老人家正疑惑,就见外头龙乔广两手托着几十个笼屉跑了进来,将两幢小楼一样的笼屉放到了桌上,广爷打开上一层,问,“师父,吃包子么?”

吴一祸摇头。

“蒸饺呢?”龙乔广将吴一祸不要的包子顺手塞给了赵普,接着去开下一层。九王爷拿着包子嘴角抽了抽,一旁公孙顺手拿了个素包子去啃。

“糯米鸡?”

吴一祸皱眉摇头。

“豆沙粽?”

摇头。

“麻薯?”

摇头。

“香糕?”

摇头。

“鸡蛋卷?”

摇头。

“春卷?”

还是摇头。

“芋丸?”

吴一祸都懒得摇头了,就皱皱眉,样子看着特别大爷。

最后众人手里都被塞了各种病书生嫌弃的早饭,龙乔广终于翻到了一笼鱼肉烧麦。

吴一祸一挑眉,“嗯,这个还不错……”

广爷立刻拿了筷子递过去,又跑去盛豆浆。

展昭吃着小笼包,问看着手里的糯米鸡嫌弃脸的白玉堂,“刚才有那么一瞬间,我觉得小祸叔比你还挑剔难伺候。”白玉堂将糯米鸡塞给了小五,边对展昭点头——赞同。

身后,吃着蒸饺的天尊和殷候对视——眼前这个比皇帝还难伺候的,可不就是当年那个目空一切、天之骄子、气死人不偿命的幽莲将军么?吴一祸去哪儿啦?这是睡了一觉病全好了的节奏么?

“魇尾用钱就能引出来……那林淼呢?”天尊好奇问吴一祸,“那个你要怎么解决?”

“嗯。”吴一祸优雅地吃着个烧麦,想了想,道,“就说我要成亲吧……”

“噗。”

展昭刚入口的豆浆喷了出来,幸好白玉堂躲得快,一闪……都喷雪地里了。

“成亲?”众人嗓门拔高了几分,小四子睁大了眼睛——要办喜事么?!

“你……”殷候张着嘴看了吴一祸良久,问,“准备嫁还是娶?”

吴一祸斜了殷候一眼,想了想,“嗯,等九娘回来,问问她肯不肯嫁吧……”

在场众人倒抽了一口凉气。

展昭一个劲捶胸口,包子噎住了。

五爷伸手过去,默默帮他揉胸口。

喜欢龙图案卷集请大家收藏:(www.shunlongzw.com)龙图案卷集顺隆中文更新速度最快。

龙图案卷集最新章节 - 龙图案卷集全文阅读 - 龙图案卷集txt下载 - 耳雅的全部小说 - 龙图案卷集 顺隆中文

猜你喜欢: 我要这盛世美颜有何用海贼之副船长红心龙图案卷集快穿之娇妻EXO之美男公寓
完本推荐: 特种神医全文阅读万界永仙全文阅读天师下山全文阅读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全文阅读权路通途全文阅读宗亲家的小娘子全文阅读他站在时光深处全文阅读至尊战神全文阅读俏美总裁赖上我全文阅读最强红包全文阅读我 !秦始皇! 打钱全文阅读黄河禁忌全文阅读我当鸟人的那几年全文阅读倒春寒[重生]全文阅读制霸好莱坞全文阅读心安是归处全文阅读婚久必痒全文阅读重生80之先赚一个亿全文阅读蝶与谍全文阅读一级安保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昏婚欲睡修真归来有了老婆和孩子首富杨飞先驱大骑士网游三国之领主崛起轮回乐园史上最难开启系统剑骨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重生之独步江湖坐忘长生校园第一废物帝霸长生三千年寻唐巴顿奇幻事件录猎户出山重生原始时代极品全能霸主战场合同工重生之末世宝典极品最强大少娱乐超级奶爸抢救大明朝顶级神豪蜀汉之庄稼汉神魂丹帝漫画中的美食无限升级之穿越诸天黑暗的苏醒

龙图案卷集最新章节手机版 - 龙图案卷集全文阅读手机版 - 龙图案卷集txt下载手机版 - 耳雅的全部小说 - 龙图案卷集 顺隆中文移动版 - 顺隆中文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