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顺隆中文 >> 龙图案卷集 >> 【毒计】

那鬼手被天尊一吓唬,三魂七魄都出来了,为了自救,连喊让展昭他们赶紧去救赵普,不然赵普死定了。

“黄员外究竟要怎么害赵普?”展昭始终想不通,鬼手假扮黄瑞云那么多时间,一定知道,问出来才能对症才能下药!

“具体……我也不是很清楚。”

“你想死?”白玉堂冷声问她。

“我只知道,好像跟赵普的刀有关系……”鬼手回答,“我就知道这么多了!”

展昭皱眉想了想,“刀?”

“新亭侯?”白玉堂看展昭——赵普的刀是妖刀新亭侯,奇重无比,杀伤力惊人,但是那把刀和黄员外有什么关系?那刀相传是当年张三爷用过的,杀戮太多妖气很重,貌似只有赵普能镇住。

不过黄员外一个织布卖布的,怎么跟赵普的新亭侯扯上关系了?

“赵普人在哪里?”天尊问展昭和白玉堂。

这会儿应该是大家都分头找青姨……

展昭一想起青姨又闹心。

天尊示意两人先去救赵普,他收拾了鬼手后,找到青姨带回开封府。

展昭和白玉堂赶紧就返回开封府。

两人一走,天尊又看了鬼手一眼。

鬼手匍匐在地求饶,“天尊饶命啊……”

天尊都没看她,“给我个饶你的理由。”

“我……我不再害人了!”鬼手直哆嗦。

“那你以前害过的人怎么算?”

“我没害过多少人……”

鬼手话没说完,天尊摇了摇头,抬手一拍她脑门,“什么三十六宿,歪门邪道。”

话音一落,就见鬼手咕咚一声趴在了地上,但是却没死……而她的身体却发生了急速的变化,好像突然苍老了一样,脸色变成了灰色,皮肤褶皱。

剩下的那几个徒弟面面相觑。

天尊环视了一下众人,“不想跟她一样,就自废了武功,过些正常人的生活吧。”

说完……天尊不见了踪影。

展昭和白玉堂一路往回跑,也等不及回开封府了,扔了联络用的响箭上天。

开封府里。

小四子趴在窗户边看着天边耀眼的烟火,指着对公孙说,“爹爹,看,放烟花了!”

公孙凑过来看了一眼,松了口气,可能是展昭他们已经找到姚素素了……他从刚才开始右眼皮就一直跳,坐了这么久根本没法集中精神,满脑子都是赵普那流氓不知道会不会遇到危险。

展昭和白玉堂跑到城门口,四面八法众人都赶过来了。

殷侯蹲在城门上,往下看,边问展昭,“你青姨呢?”

“已经找到了,天尊去救人了。”展昭边四外望,“赵普呢!”

殷侯愣了愣,跳下来,“赵普?”

这时,欧阳少征和邹良也来了,还有开封府一众去找人的人都看到联络信号跑回来了……唯独缺了赵普,还有红九娘。

展昭见赵普没在,着急了。

欧阳就问发生了什么事,白玉堂将事情大致说了一下。

欧阳搔头,“新亭侯和卖布的什么关系?”

“醒刀……”

向来是金口难开的邹良,突然张嘴说出了两个字来。

“醒刀?”展昭纳闷,他们那么多人,除了跟随赵普的几人之外,其他人并没见过赵普真正用新亭侯打仗,说实话,开封府的巷子那么窄,新亭侯都未必施展的开。

“哎呀!”欧阳一跺脚,“对啊!”

“什么情况?”展昭让他说清楚。

“王爷基本对付强敌或者以少战多想尽快解决问题的时候才会用新亭侯。”欧阳解释,“新亭侯那刀脾气很诡异的,平时都装死,非要醒刀。”

“醒刀,是用血么?”白玉堂也善于用刀,有一点这方面经验,妖刀大多嗜血,唯一能让刀安静听话的,只有主人的血。

“那刀极度嗜血,一旦大开杀戒非要饮饱才肯罢休,所以每次王爷用刀之前,都会稍稍用一点血醒一醒它,它就老实听话了。”

“那岂不是每次用很多血?”展昭皱眉。

“醒刀一点点血就够了,新亭侯的刀把末端和刀身相接处有一个豁口的,很锋利也很薄,轻轻一碰就会有血,王爷都习惯了,再说他一年才开刀几次啊,又没什么大仗要打!”

“那醒刀跟黄员外什么关系?”白玉堂还是问了句重点。

“王爷是用黑色水纱缠的刀柄。”邹良双眉皱起,竟然开始流畅快速地说话,“一旦醒刀之后,王爷的手指上会有伤,每次血迹都会顺手擦在刀纱之上,所以经常换缠刀柄的黑纱。”

“那些黑纱哪儿来的?”殷侯问。

“都是皇太妃给他准备的,都是价格昂贵的药纱,染纱的时候放入了金疮药和一些止血的药剂……”

“那些纱该不会是从黄员外家买来的?”展昭也吃了一惊,“那赵普什么时候换过刀纱?”

“今早王府的人刚刚送来过新的,王爷在房间里坐了一会儿。”欧阳皱眉,“他一想心思就喜欢自顾自缠刀纱。”

众人面面相觑。

殷侯此时脸色也不太好看了,“马上去找!”

众人要分头,殷侯叫住展昭,“昭,你去开封府找公孙。”

展昭一愣。

殷侯提醒,“我们找到赵普后,如果他已经用刀,我们会放联络信号,你马上把公孙带来!”

展昭点头,赶紧去了开封府。

殷侯等人散开,寻找赵普。

而此时,赵普在何处?

开封府东边的一个谷场,赵普皱眉看着将自己围住的众人。

紫影和赭影站在他身后。

刚才三人一路往东边找,突然就看到几个黑影鬼鬼祟祟,也不知道是有意引他们,还是不小心露出了马脚,但三人还是追了过来。

果然,到了谷场,就被里三层外三层的黑衣人给围住了。

紫影和赭影对视了一眼——埋伏?

赵普摸着下巴想心思,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又似乎是在发呆。

“王爷。”赭影低声问,“战还是走?”

赵普想了想,忽然笑了,伸手对紫影招了招。

紫影和赭影都心领神会,退到一旁,紫影背一弓,同时解开绑在胸前的丝绦,将背后巨大的新亭侯送出了黑色的布兜。

赵普伸手接住,顺手拦住准备往天上扔联络响箭的赭影,“我先玩一会儿再说。”

紫影和赭影颇无奈,只好站在一旁等候,赵普可能很久没上阵,手痒了。

那群黑衣人抽出兵刃,看样子来者不善,是准备跟赵普拼个你死我活了。

赵普将新亭侯插在了眼前的沙土地上,透过刀把和刀身之间的弧度正好望到对面上百的黑衣人,冷笑了一声,“几百个而已……计是不错,无奈大爷我福大命大,有神人相佑。

随后,赵普抬手,手指轻轻滑过刀柄与刀身之间豁口的锋利之处,一滴血随着刀身的凹槽……迅速滑下,一直沉寂的新亭侯,忽然像是被唤醒的野兽相仿,似乎是有了呼吸。乍一看沉重又死气沉沉的马刀,瞬间变得嗜血而危险。

赵普将手指在刀柄上缓缓滑过……擦干血迹,握紧了刀。

见对面众人似乎是松了口气,赵普挑起一边嘴角,似乎是在跟刀说话,“好久没饮了,今天让你喝个痛快。”

随着他话音一落,紫影和赭影瞬间一跃上了远处的高树,攀在枝头看。

紫影突然摸着下巴问赭影,“觉不觉得,王爷今天的新亭侯,怪怪的?”

“那是,可不得发脾气了么!”赭影也摇头。

下方,赵普已经和黑衣人战成一片了。

黑色刀光裹挟着赵普,所到之处就是杀戮,那些黑衣人根本无法近身,但是那些可能是死士,前赴后继来给赵普喂刀。

新亭侯因为醒过刀了,所以行刀对阵还是比较收敛,没有一杀一大片。

“那帮人不怕死么?”赭影摸着下巴小心地观察着周围,“是不是还有什么计没使出来?”

“对哦。”紫影也点头,“这里才几百人而已,哪儿够王爷杀的,谁不知道他新亭侯在手,有没有战马都能杀几天几夜的,别说几百人,几万大军都不够他砍的……谁这么蠢用这种围攻的计啊?”

“呦。”

两人正说话,身后传来声音。

两人一惊,回头,就见一个红色的身影凑过来。

红九娘一人一边肩膀搭住两人,笑眯眯说,“那就是赵普的新亭侯啊,真气派啊!”

“红姨。”紫影和赭影立刻口乖乖叫人。

红九娘伸手搓两人脸,“乖~~”

说着,又趴着紫影的肩膀好奇地问,“你们王爷打架厉害应该不是秘密吧,就这么点人除了送死还能干吗?哪个白痴派那么多人来喂刀啊?”

紫影和赭影也觉得似乎有点蹊跷……

正这时,半空中突然一闪,一枚响箭升上了天空炸开,亮光四射。

“王爷!”

赭影和紫影抬头……是欧阳少征和邹良突然来了。

“王爷,快停手!”欧阳和邹良想窜入人群之中,但是那些黑衣人一方面围困住赵普让他不能脱身,一方面不要命了似的挡住欧阳这邹良。

“不对劲!”紫影和赭影站了起来。

“我来吧。”

红九娘说着,一跃从紫影和赭影脖颈见的缝隙窜了过去,两人就感觉柔软的红色纱绸从面颊轻拂而过。

红九娘已经钻入了人群。

“好像条鱼!”赭影忍不住说,“她的轻功好特别,在半空中跟在水里似的游来游去的。”

“是喔,像妖怪。”紫影也点头。

赵普见欧阳等人来了,忍不住“啧”了一声,这时候,就听红九娘说了句,“王爷,玩够了不要让人担心了。”

赵普兴趣缺缺一收刀,纵身一跃……窜到了半空。

随着他翻出圈外,顺手将新亭侯丢给紫影,紫影刚刚接住刀,就听到“轰”一声。

再看,就见那群黑衣人可倒了霉了,红九娘所到之处火光冲天。

那些黑衣人一个个着了火满地打滚。

九娘叉着腰站在一旁,柔白的手中玩着一个火球,似乎一点都不怕烫。

“火妖果然名不虚传啊……”紫影自言自语,“她一定走到哪儿都不会被饿死,可以随时随地烧烤吃。”

赭影无奈地看了他一眼,“你思考的重点怎么总是跟正常人不一样。”

“赵普!”

正这时候,众人就听到了公孙的大喊声传来。

一抬头,就见展昭提着公孙从半空中飞下来,一撒手,公孙扑着赵普就过去了。

赵普一惊,赶紧接住,往后一坐,接了公孙个满怀,免得这书呆子摔死。

公孙一把扑住赵普后,捧住他脸边翻眼皮边问,“你丫醒刀没?”

赵普嘴角抽了抽,“醒啦,不醒怎么打仗?”

“呵……”公孙倒抽了一口冷气,伸手拔出一把银针来就要对着赵普扎下去。

“喂!”赵普赶紧抓住他手腕子,“你干嘛?!”

“别动,那种剧毒见血封喉的,我要给你驱毒!”

赵普嘴角抽了抽,“爷见血好一会儿了,也没封喉啊!”

这时,展昭到了跟前,看了看赵普的情况——精神奕奕的,貌似没中毒啊。

公孙这会儿也明白过来了,刚才他正在屋子里跟小四子一起等消息呢,总觉得心神不宁的,突然展昭杀进来,跟他说,赵普缠刀柄的纱布可能是黄员外送来的,然后他有醒刀的习惯。

于是公孙一惊,想起来那些草药如果再添加一味,就是金疮药,但添加另外一味,就是见血封喉的毒药。

这下公孙可急死了,正好响箭上天……展昭提着他就来了,以至于小四子在后边蹦跶了半天,都没人理他。

……

“咦?”公孙坐在赵普身上,伸手抓着他手腕子把脉,又翻他眼皮子,让他张嘴看舌头,最后他自己也傻眼了,“没中毒?”

……

此时,其他人也都齐了。

白玉堂也赶到了,见赵普没中毒,下意识地去看他身后,紫影手中捧着的新亭侯。

这一看,众人差点笑喷了。

只见原本神气活现,黑纱缠刀柄的新亭侯今儿个特别的“童趣可爱”。缠刀柄的黑纱变成了白纱,刀把末端还打了个结,两条白纱竖着一晃一晃,跟兔子耳朵相似。

“呃……”公孙盯着那纱布看了半天,“这个是……”

赵普一笑,“哦,今早黑纱送来之后我本来一个人在房间里绕刀柄的,不过小四子爬到我腿上说黑蒙蒙的不好看,于是拿了块白沙过来,给我缠了刀柄,还说扎个兔子陪我。我本来想拆掉的,不过时间太紧没来得及,就塞进兜子给紫影了,想着今晚再换。

众人张大了嘴巴——小四子!

赵普一笑,“我刚才看一堆人引我来这里还来个人海战术,想起黑纱和黄员外,大概知道是怎么个情况了。”

说着,他拍公孙度额肩膀,“瞧瞧咱这儿子!”

公孙拍他,“那是我儿子!”

“唉,都一样!”赵普笑得厚脸皮。

众人长出口气,同时,眼前都出现了小四子笑眯眯仰着个团子脸,问赵普绑成兔子的刀柄可不可爱的样子……

赵普大难不死,对方想出来的妙计也没得逞,说起来,这人别看平日吊儿郎当的,关键时刻还真骗不了他,不愧是长胜不败的老狐狸。

回到开封府,天尊已经将姚素素救回来了,受了伤,公孙给她医治。

红姨将一群刺客烧得半死不活的,也都带回了开封府。

包拯等人都迎出来,听到整个过程,虽然是虚惊一场但也着实是一身冷汗——好悬!

院子里,众人落座,小四子被几个影卫团团围住,各种搓脸和塞吃的,说他是吉祥小王爷。

连黑口黑面的邹良都忍不住开口,跟得意洋洋的赵普说,“这娃娃八字真旺!适合长期携带,我军必胜法宝!”

展昭趴在桌边,晚饭没吃又担了一阵心,胃疼,殷侯一看心疼了,刚想叫些吃的,就见辰星儿和月牙儿带着几个丫鬟,捧着热腾腾的宵夜进来了。

殷侯挑眉看白玉堂——嗯,还蛮有心。

白玉堂给展昭往嘴里塞了个虾球,心说——养猫其实也不难,吃好就行了,有好吃的就特别乖顺。

再看,展昭眯着眼睛享受虾球在嘴里的感觉,跟午后晒太阳的猫的确是一般无二。

喜欢龙图案卷集请大家收藏:(www.shunlongzw.com)龙图案卷集顺隆中文更新速度最快。

龙图案卷集最新章节 - 龙图案卷集全文阅读 - 龙图案卷集txt下载 - 耳雅的全部小说 - 龙图案卷集 顺隆中文

猜你喜欢: 快穿之娇妻EXO之美男公寓龙图案卷集我要这盛世美颜有何用海贼之副船长红心
完本推荐: 权路通途全文阅读桃花宝典全文阅读诗酒趁年华全文阅读九星杀神全文阅读少年王全文阅读洪荒无量道全文阅读小胖妹修仙记全文阅读一夜惊喜,总裁乖乖就擒全文阅读一世之尊全文阅读乔夫人奋斗记全文阅读开局富可敌国全文阅读高能二维码全文阅读雷公在异世全文阅读橙红年代全文阅读重生之财源滚滚全文阅读漂流教室全文阅读奉旨选夫全文阅读深空之下全文阅读养妖记全文阅读天庭幼儿园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动力之王重生原始时代遗忘国度之德鲁伊英雄联盟:我的时代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快穿之妖妃人生重生之激荡年华快穿法则:腹黑男神,强势宠我有一座恐怖屋那年夏天,栀子花开最强狙击兵王神武帝主重生五零巧媳妇最强红包皇帝我的专属梦境游戏武傲九霄修真聊天群大叔,轻轻吻剑神在星际重生深深宠:娇妻,别惹火吃货唐朝我的老妈是土豪美女总裁的最强高手重生完美时代我的老婆修仙归来科技时代:最强学习系统我的老婆是皇上神话纪元我在杀戮中诞生重生柯南当侦探

龙图案卷集最新章节手机版 - 龙图案卷集全文阅读手机版 - 龙图案卷集txt下载手机版 - 耳雅的全部小说 - 龙图案卷集 顺隆中文移动版 - 顺隆中文手机站